• 站内查询 |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法院文化 > 随笔札记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
青年法官如何提高调解能力
作者:郭立库 相颖        发布日期:2016-02-03    
       调解是一门艺术,是高质量的审判。

       具有灵活、高效、低成本的诉讼调解被称为神奇的“东方经验”,早已成为挽救我国司法资源不足的一剂良药。因此,法官的调解能力也成为并列于庭审驾驭、法律适用、裁判文书制作的四大基础司法能力之一。诉讼调解不仅要求法官具有丰富的法律人文知识、严谨的职业思维、娴熟的职业技能,同时也需要法官了解当地得风土人情,运用良好的表达能力和人际沟通技巧,选择恰当的调解方法。

       面对着我国司法队伍年轻化的现状,青年法官的调解能力也成为新时期人民群众对法官司法能力的新需求和新期待。然而,现实工作中,由于青年法官独立承办案件时间短、经验不足,加之自身社会经验匮乏,常常难以适应案件类型复杂、数量激增、矛盾尖锐的审判现状,甚至由于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常常导致案件矛盾焦点把握不准确、当事人不信任、调解方案不切实际、调解言语不当激化矛盾的现象发生,浪费司法资源又使矛盾升级。因此,加强青年法官调解能力的职业化培养,不仅是建设高素质法官队伍的迫切需要,同时也是进一步提升审判工作水平的迫切需求。

       然而看似灵活、简单的调解工作并非简单的“和稀泥”,其中充满了法官的职业经验和智慧,同样一起案件就可能因为法官的个人能力不同、所采取的调解方法不同而使结果大相径庭。因此,调解是一门艺术,是没有捷径的经验积累,必须不断丰富相关知识,反复实践总结经验。但调解的运用并非“乱无章法”,其同样需要科学化的指导。

一、个人素质是青年法官成功调解的基础

       在审判实践中,法官的个人素质对案件的审理起着基础性作用,这种作用在调解活动中也是如此。相同的案件往往因为由不同的法官去办理而产生不同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例如同样一起相邻关系纠纷,就可能因为资深法官了解农村风土人情而迅速找到案件的切入点,从而提出切实可行的调解方案,使双方利益平衡。而青年法官往往因为不了解农村相邻关系的深层矛盾,只流于表面的劝说,实际作用不大。因此,法官的个人素质在调解活动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青年法官作为调解人应当具备的各种条件,包括先进的理念、丰富的知识结构以及高度的责任心等。 

1、树立调解优先的理念。如今的审判队伍越来越呈现学历高的特点。青年法官也多是专业院校毕业,具有深厚的法学功底,对法律的适用也更加准确。然而,却也存在重判决,轻调解的观念。始终认为,只有判决才能彻底解决纠纷,能够促进法律完善和社会进步,而调解只是简单的模糊矛盾,没有技术含量。针对这种传统观念,青年法官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调解的优势,以及调解的实践价值,认识到调解是一门艺术,是高质量的审判,从而转变固有观点,树立调解优先的先进理念。

2、丰富自身知识结构。法官的知识结构应当广义的包含自身的文化水平和社会阅历广度。文化水平是法官法学理论功底和对各类理论知识的积累,而阅历则是社会经验的总结。两者有机的结合才能体现出调解人的文化水平和涵养。 

       不可否认,青年法官的法学功底是调解案件的基础,在办案过程中,青年法官应当借助自己法学功底深厚的优势,作为调解的后盾。有些当事人之所以各执己见,是因为双方各自坚持自己认为正确合理的观点,将法和情混为一谈。实际上,如果运用得当,法官精深的法律能够有效地树立法官威信,使当事人明白自己有多少诉讼请求是合法的。此时,青年法官应从法律关系、审理依据等方面,以尽量浅显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进行解释,让当事人明白法律是如何评判他们的之间的是非的,这个辨法析理的过程只有法官具有深厚的法学功底才能完成。有些时候,当事人明白了自己错误的观点后,自然而然地会跟随法官的引导采用合理合法的方式解决问题。

       2012年7月,在我院审理的郑某诉村经济合作社物权保护纠纷一案,法官就很好的运用了自己的专业知识释法明理,案件得到了很好的解决。郑某原是北京市密云县甲村村民,1990年郑某与第一任丈夫李某结婚,1992年生育一子小军。1995年郑某离异后,郑某与乙村村民赵某登记结婚,并将自己与儿子小军的户口都迁至乙村,分得口粮田,并盖有三间房屋。2006年郑某因与赵某感情不和协议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赵某所有,郑某带着孩子搬离乙村到密云县城居住,但户口仍然保留在乙村第三生产队,并留有口粮田。2012年3月12日,乙村村民代表大会做出了《关于原籍非本村的离婚妇女不享受村民福利待遇的决议》,决议内容为:原籍非本村的已离婚妇女户口仍在本村的,若未抚养在本村孙生子女或在本村无住房的,不可享受村民福利待遇。异地再婚后,需立即将户口迁出,其所再生子女不得入本村户口。 2012年5月初,乙村第三生产队将该村的一批树木出售,第三队全体村民每人分得卖树款100元, 但经济合作社在以离婚妇女没有权利享受该福利为由拒绝向郑某母女给付卖树款200元。郑某认为,自己虽然是离婚妇女,但自己和儿子的户口都在乙村,两人是本村合法的村民,村里未将卖树款分给我们,侵犯了我们母女的合法权益,郑某一气之下将该村经济合作社诉至法院,要求其给付其母女卖树补偿款200元。接到该案件后,主审法官是刚刚审案不久的年轻法官,此时她向被告经济合作社释明,村民代表大会虽有独立的自治权,但其决议不能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在本案中,该村委会的行为就侵害了郑某的物权,决议的内容是无效的。听到法官对法律规定的解释后,村经济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不再同原告争论孰是孰非,经过权衡利弊,村经济合作社主动的将200元交给了原告,案件得到了顺利解决。 

       然而笔者认为青年法官需要注意的是,不可将对法律的知晓程度作为自己知识结构完整与否的唯一评判标准。由于现实纠纷的广泛性和复杂性,使调解变成了对法官综合素质的考量,要求法官还应当具备丰富的社会知识。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前大法官弗兰克福特认为,“出任司法高位者必须具有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先知的素质。”青年法官只有对社会各个领域知识都有所涉猎,才能尽快弄清案件事实,抓准矛盾,从而科学的确立调解思路和方案,才能更让人信服,调解的成功率也会远远高于他人。

       我院审理的赵某诉李某不当得利纠纷案就巧妙的运用了法官的相关金融知识。2012年8月5日,该起案件开庭,庭审中赵某称自己2011年9月1日在某银行转账的时候将卡号填错,将5万人民币误转到李某的卡中。如今近一年后,赵某起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返还自己的5万元钱。庭审中,赵某振振有词,一直坚持是自己转错了,而李某也没有任何相反证据证明,但始终强调赵某就是要转给自己的。庭审结束后,法官到银行调取了赵某的转账记录,在转账记录单的右上方标有“2920”的字样,这样主审法官恍然大悟,因为平时她就喜欢金融,父母也是在银行工作,从小就对银行的规定并不陌生,她知道凡事显示“2920”字样的转账就是指在交易中交易人必须持两张银行卡进行交易,不可能出现赵某所说的想往另一张卡转账而转错的情况,也就是说当天赵某就是拿着这两张卡进行的转账。法官在跟赵某讲明查明的事实后,赵某心服口服,表明没想到法官懂得这么多,自己确实如法官所说的就是给李某赚钱,自己主动撤诉。

3、常怀司法为民之心。青年法官要常怀一颗司法为民之心,才能对自己的工作无怨无悔,所谓的“司法为民之心”笔者认为就是高度的责任心、耐心。

       责任心就是爱岗敬业,心装当事人,有为当事人排忧解难的为民意识。青年法官从象牙塔走出后,都怀揣着一个炙热的法律人之梦,然而现实生活中法律的不完善,法学功底和实践经验的脱节以及当事人的野蛮往往造成青年法官的碰壁,会产生畏难情绪。从而在案件遇到阻碍时就放弃调解,错失了案件解决的最佳时期。

       耐心就是要学会倾听。在矛盾纠纷中,当事人往往因为矛盾尖锐而情绪激动,甚至言语粗鲁,青年法官往往会被当事人的情绪刺激,语气冷硬,这样极易造成当事人将矛头转向法官。此时,青年法官应当学会倾听当事人,尽量不要打断当事人的倾诉,让当事人憋在心中的怨气有地方发泄,不仅为调解打下良好基础,更容易赢得当事人的信任。曾经笔者就审理过一起相邻关系纠纷,在倾听了一位72岁的老人滔滔不绝的讲述了一个半小时后他欣然撤诉了。郑某诉称,林某在其房屋后私建东厢房,建筑物占用了其宅基地的部分使用面积,屋檐与其房屋后墙距离太小,下雨时房上流水落入林某家的屋顶直接溅到其房后墙上,墙体潮湿,影响了其房屋结构的坚固性,经过大队调解无效后诉于密云法院,要求被告林某拆除连在其宅基地上的房屋部分。在调解过程中,郑某始终态度坚决,要求依法判决。然而在勘察现场时,法官发现老人始终有倾诉的欲望,于是就在老人家的院子里,法官搬了个板凳坐在老人身边听他将两家盖房的来龙去脉,等讲完之后,郑某说了一句话:“法官,这些话连我儿子都不愿意听,您能在这听我说完我真的很感激,我本来也不想打官司,只是想出出他们盖房不跟我打招呼的气!”第二天,老人就拿着写好的申请向法院撤了诉。因此,耐心是青年法官化解矛盾的重要素质。

二、调解技能是青年法官成功调解的保障

       在案件的调解过程中,调解技能反映在化解纠纷的各个阶段。即案件的“焦点、难点和结合点”。焦点,是矛盾、纠纷双方所共同关注的争议最大的问题;难点,是矛盾、纠纷一方或双方难以解开、难以容忍、难以接受的问题;结合点,是矛盾、纠纷双方都能认同、并可以接受的问题。三点之中,要抓住焦点,攻克难点,巧用结合点,并交替运用,这样一来,也就抓住了化解矛盾、调解纠纷的关键,在这“三点”中“对症下药”。

1、把握案件焦点是调解纠纷的基本条件。

       矛盾、纠纷产生的具体原因五花八门,但是在每个案件中都能找到争议的焦点。因此,我们在调解时应该从找寻案件焦点入手,劝说双方化解矛盾、消除纠纷,进而促进和谐社会的发展。如果案件的焦点精准的找到则可能事半功倍。而青年法官由于年轻经验不足,往往陷入混乱复杂的案情理不清头绪,被矛盾纠纷的表象所蒙蔽,容易先入为主、主观臆断,这也是很多矛盾纠纷久拖不决或者越调越复杂的究其原因。因此,笔者认为,青年法官要想成功的调解纠纷、化解矛盾,必须从找准矛盾焦点入手,这是能否成功化解矛盾、调解纠纷的基本条件。

       2012年7月26日,我院审理了孙某诉王某相邻通行纠纷一案就是因为案件的焦点寻找的准确,使案件在立案后的第三天就得以顺利解决。孙某诉称,其与王某均居住在密云县某村,双方是东西院邻里关系,孙某居东,王某居西。按规划,双方的走道方向为自东向西走向,现王某将自家门前的规划道用篱笆围起菜园,并种上作物,致使自己无法正常通行,孙某称多次找到王某协商要求王某清除规划道的篱笆及作物,保证自己正常通行,均遭到王某的拒绝,于是孙某将王某告上了法庭。接到案件后,由于孙某有严重的糖尿病,于是法官到村里进行了开庭。庭审中,主审法官发现,其实双方的矛盾焦点并不在诉讼请求中篱笆及杂物的清楚问题上,而是村里正要为孙某与王某家的门前修路,而王某因为与村里的补偿问题没有协商好而耽误了路的修建,生气的孙某这才将王某起诉至了法院。找到了矛盾的焦点后,法官迅速找到村委会,在村委会的参与下,三方共同进行协商,最终王某同意了村里的修路方案,孙某与王某的案件也迎刃而解。

2、攻克难点是化解矛盾的关键所在。“难点”顾名思义就是案件中最难解决的部分,这也是青年法官最难解决的问题。而寻找难点也正是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完成的,因此,在青年法官审理案件的过程中,要查清楚矛盾纠纷是什么时间发生、发生在什么地方、双方当事人的基本情况、为何而发生、是正在进行时还是已基本结束、后果情况如何等等,这些基本问题都必须查清。只有基本试试查清才能 “对症下药”,否则很难抓住案件的关键问题。值得青年法官注意的是,对于案件的难点切不可妄下结论,有些案件案情简单,看似容易解决,其背后却隐藏着更加复杂的问题,而有些案件看似标的额巨大,案情复杂,然而难点却相对容易解决,因此对于每一个案件都必须认真分析案情,不可小视每个案件。

       2012年7月,我院受理了陆某诉北京某维修中心及张某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2012年5月12日陆某将自家的小轿车放在维修中心维修。但在修车期间,维修中心的员工张某私自将陆某的车辆开出发生交通事故,张某对此次事件负全部责任。后维修中心在未告知陆某的情况下对车辆进行了简单维修,后陆某提车时发现了车辆被撞的事实,认为维修中心给自己修车时所更换的零件均为旧件,现陆某发现自己的车在维修之后仍然不能正常行驶,于是将维修中心与张某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各项损失3万余元,并要求对车辆的零部件新旧以及贬损的价值进行鉴定,双方矛盾争持不下。本案的难点就在于维修中心给陆某更换的零部件是否为旧件,由于陆某的车辆在维修提车后的一个月内,车辆一直在自己的掌控下,因此目前车内的零件是否是当初维修中心所更换的零件也不得而知,双方僵持不下,而鉴定也有一定难度。在找到这一难点后,法官向原被告方释明了诉讼的风险,最终双方还是选择了调解,由被告向原告赔偿修车费1.4万元。

3、找准结合点是调解成功的制胜法宝。青年法官往往有这样的困惑,类似的案件自己做了半天调解工作就是调不下来,但经验丰富的老法官却总能恰到好处地促成双方调解解决纠纷。我想其中的症结在于青年法官较之老法官,对当事人双方利益平衡的能力较弱。诉讼中当事人的心理始终处于微妙的变化过程,如果能够准确洞察和把握当事人的诉讼预期,引导其分析利弊,最终比较容易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因此,青年法官可以多观摩老法官调解、多向老法官请求,并在审判实践中不断尝试总结,合理分配利益,正确引导。对当事人双方诉争的核心利益、可让步利益及共同利益做出准确判断,引导双方理性权衡利益,拿出切实可行得调解方案。
编辑:郭立库 相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